马天宇的低吟浅唱间,东坡先生一生身如浮萍的遗憾与无奈跃然眼前,年少离家,曾居庙堂之高,也曾处江湖之远,唯独故乡成了想回却再难回到的地方。